2007年1月16日 的存档

记忆中的这些那些

ZUCC

今天也不知道是那根筋不对劲,打开了百度贴吧上的“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吧”。或许是我真的老了吧,老到常常要温习一下以前的种种,免得有一天突然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人。

记得我们这一届刚刚到学校的时候,学校还只有2幢教学楼,2幢宿舍楼和一幢综合楼,当然还有这个照片里的操场。条件之艰苦让我觉得颇为不可思议,学长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。告诉我们其实去年他们报道的时候,连综合楼和操场都没有…

就是在这么样子的环境中我们度过了一年。我们住的宿舍楼一幢是男生楼一幢是女生楼,女生的叫C1楼男生的叫C2楼。呵,很奇怪不是,A楼和B楼的出现要等到1年以后。

就是这幢现在被称为“郁闷的C楼”的宿舍对我们来说(至少对我来说却有数不清的回忆)。还记得吗晚上宿舍熄灯后,我们会在洗衣房的昏黄灯光下复习(当然那是考试之前,更多的时候或许是聊天和打牌吧)。还记得吗,有同学夏天在公共卫生间淋浴却忘带东西,只好在走廊折头急得大喊室友救命。还记得吗C楼的卫生间比后来的ABD楼都要大的多,住过ABD的才知道C楼的卫生条件要好多了 ;-) 在C楼最让人怀念的或许就是大大的阳台了。冬天没有课的时候可以趴在阳台上晒太阳,看楼下MM走过…当然还记得那次晚上对面C1楼的走道上有女生跳兔子舞。

C楼其实就是我对母校最原始的记忆了。学校其他的一切不快,以今天的眼光看来,也早就不再如当日那般义愤填膺了。似乎只有还在学校的小P孩们在叫嚣,或许也真的要等到他们失去了这份环境之后才会珍惜。一个一直被学生咒骂的垃圾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有多么高档? 我很喜欢Mak提到的美国的学生对自己的学校那份自豪感,那才是我们应该学习的。

今天会写这个,只是因为看到当年的记忆被摧毁的痛心。或许你们不同意,但是我还是继续想念。如同Isay的口号: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力”..

PS:气晕了,说话没头没脑的…

Technorati Tags: , ,

links for 2007-01-15

  • 初中保送高中,高中保送大学,大学保送研究生。在国内找工作的时候,当时清华某院本来只招博士生,但我一坨硕士愣是把自己给“忽悠”了进去。出国的时候,人家拼死拼活努力很多年未必
    (tags: lucky)
  • 我就一直纳闷,我想过这一点之后就很颓废,怎么也想不到努力干活上来,看来还是境界有差别啊。
    (tags: 人比人)